主页 > 电脑新兴 >《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

《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

2020-06-10  浏览量:517

《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

本文作者为江昺仑,原文标题: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2019 年 8 月 13 日,时代力量分区立委洪慈庸宣布退党,时代力量似乎正面临重整的危机。回顾从 2014 年三一八事件至今,时代力量从公民运动转型成政治团体,从 2016 年一举突破五席成立国会党团,2018 年地方议会选举攻下全台 16 席,成为 2008 年国会选举改制以来最强的「第三势力」。

我们来回顾一下,时代力量从前身「公民组合」到今天的大事记要:

《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

由上述事件来观察,我们可以简单看出时代力量成功与衰败的因素,也可以看出为什幺从极盛突然转向分裂?大致上有三点:

    台湾选举制度:台湾的选举制度是(半)总统制,行政院长由总统提名。国会在 2008 年后改为单一选区两票制,且席次减半到 113 席,其中不分区立委 34 席。相对于地方议员选举,一个选区可以有好几席议员,台湾的中央层级选举,则是「一对一」决胜的模式,选民被迫要集中选票才能让支持的候选人当选,所以很难有小党生存的空间。

    在这种状况下,小党本来就无法在立委选举里讨到便宜,只能透过跟大党协商,争取大党的「礼让」,造成小党进退失据,一方面需要大党支持,一方面又必须跟大党有所抗衡。特别是在理念型的第三势力,如绿党、社民党、时代力量与基进党等等政党,分区立委的竞合是最难的事情。至于不分区立委方面,由于小党有不分区门槛 5% 的限制,若没有达到 5%,则一席都拿不到,以功利角度来说,可看成是「浪费选票」。所以也不利于微型理念政党的生存,只有小党之间互相结盟,才有办法拿到席次。

    公民组合早在 2014 年 3 月初,就有组织新政党的计画,但无奈到了年底,因为意见不合,所以分裂成社民党跟时代力量,最后社民党跟绿党合作成立了「绿社盟」。而时代力量因为选举路线操作得宜,所以完全压过了绿社盟,导致绿社盟虽拿到超过 30 万张选票(2.53%),却没有任何席次。

    总而言之,第三势力的最大罩门,就是来自于选举制度。

    台湾若要朝向多党制发展,可参考欧洲的内阁制。但目前修宪工程浩大,所以短期内似乎难以看到宪政改革契机。中国及保守势力因素:原本时代力量属于偏「左独」的第三势力(实际路线如何则见仁见智),理论上「消灭国民党,制衡民进党」应是其终极目标。

    不过因为习近平任内,中共统治越来越高压,也不断加强对台湾、香港、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等地统一战线的压力。去年地方大选,中共加强对台湾的政治作战工作,收买多间台湾媒体,更发动网路上的舆论战,是直接造成 11 月选举民进党惨败的主因之一。而韩国瑜胜选、郭台铭、柯文哲等想要参选总统的候选人,也刻意模糊两岸之间主权争议,例如 2014 年之前被视为墨绿的柯文哲,发表「亲美友中」言论、韩国瑜发表不知所云的「塞子理论」,即可看出这是各个拟总统候选人最难回答的题目。所以中国因素,变成决定 2020 政局的最大关键。

    再加上国际局势,今年六月开始发生香港反送中条例运动,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激化了将台湾人「反中」的情绪,无论是人权,甚至是经济的理由,「中国因素」似乎都成了社会内部不安、矛盾的最大来源。所以公民及青年选民因为「亡国感」的焦虑,开始希望集中力量来抵抗中国的同时,时代力量面对民进党是战是和,就成了最艰难的生存抉择。

    另外,时代力量原本主打《劳基法》修法,以左翼的姿态争取青年、公民选票,但没想到 2018 年后媒体舆论与网路空间出现了「保守派的逆袭」,反年改、反婚姻平权及反对极独主张等保守派意见都大大压过公民及青年选民的声音,去年公投惨败的结果,道理极其明显。

    这也使得公民力量必须集中起来,甚至要与民进党结盟,才能与保守派抗衡;若时代力量坚持与民进党在进步路线上讨价还价,则也会选民陷入「保守派渔翁得利」的焦虑,进而导致分裂。三一八运动遗绪:三一八运动在今日检讨起来,是说在运动末期,过度将光环集中在特定个人身上,容易造成所谓英雄主义、菁英主义等政治效应。这些效应有好有坏,好处是非常有效益,群众很容易将精神集中在具有领导魅力的政治人物身上,于是柯文哲可以从一介素人,快速争取选民认同,乃至于击败连胜文等国民党权贵,黄国昌也可以空降击败老牌的李庆华(党国大老李焕之子),就是三一八后的英雄主义发酵。

    就是藉由选民对于传统「建制型」政治人物的厌倦(蔡英文、陈其迈等形象人物),民众在虚无与愤世嫉俗之间,就创造出了许多「非典型」的政治空间。例如黄国昌、柯文哲、韩国瑜都是「反建制」浪潮下的民意象徵。

    而时代力量继承了三一八运动的光环,英雄效应太强,或许也是其不易以「现实角度」来调整路线的因素之一。这样的冲突可以在林飞帆与黄国昌的路线差异上看得出来,吴峥说黄国昌是「实证主义者」,但其实黄国昌比较像是绝对的理想主义者,因此黄不愿调整批判的姿势;反而林飞帆较接近现实,选择与民进党合作,对抗国民党。

    《思想坦克》从时代力量兴衰看小党的困境

七月林飞帆入阵绿营,可看出黄国昌的理想在蓝绿白斗争,美台中冷战大局下,是越来越孤独了。如今邱显智已经提早请辞,但他的过渡性任务尚未完成,未来如果要继续保存「时力」,主张务实的人,势必一定会再度面临跟柯文哲的民众党合作或民进党合作的问题;另一方面,如果主张单打独斗,能保持自身的原则,但就又会有群众流失的问题。下阶段的党主席,该是独立派还是务实派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