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物设备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2020-06-08  浏览量:701

在NBA,评价最为两极化的人物不是哪位老闆、经理或者球员(包括LeBron James),而是一位经纪人。Rich Paul,LeBron的密友兼经纪人,在过去这一个赛季因为Anthony Davis的交易申请製造了无数闹剧。他并不掩饰想把Davis送到湖人的计划,而他的成功部署,彻底改变了联盟的版图。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三月底的一个下午,Rich Paul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吃完了三个橘子,边吃边讲自己如何往两支球队身上点火的故事。

他说这故事让他想起自己儿时的一位朋友,「人特别好,死得冤枉。」忆起往事,他一贯的冰块脸终于有了点生动表情。「他女朋友超爱他。你知道她做了什幺?」他用手比划了一个开枪的手势。「凶手踩在他的尸体上,就这幺开枪打他,而她挡在了前面。两个人都被杀了,一起下葬。我年轻时候的生活环境就是这样。」他说的两位朋友,分别是18岁的Hudon和21岁的Kenneth Johnson。那已经是18年前的往事,而现在的他,早就离开了位于家乡格伦威尔。「然后,你跟我说这些闹剧?」他张开手臂,彷彿在拥抱那些看不见的专家分析、内幕流言。「比起刚才的故事,算得了什幺?一个死在自己男友身上的女孩,这才是我生命的图腾。我来自一个毫无出路和希望的地方。从贫民窟到好莱坞,你能想象吗?所以我不会容忍自己的名誉不受尊重。」把William Grenville抛到脑后,Paul身处的,是他三年前在洛杉矶购置的小别墅,价值300万。去年夏天,他花435万买了另一幢更大的房子,就把小的这幢改造成了自己的办公室,成为Klutch Sports的地址。在那之后没多久,Anthony Davis就炒掉了自己的经纪人,开始了跟Paul的合作。

Paul的Klutch,虽然规模不是最大的,资产不是最多的,但却是在NBA最被讨论、最被钦佩、最被憎恨、最被嘲讽、也最被恐惧的经纪公司。自从Paul在2012年成为LeBron James经纪人,他就一直争议不断。很多人说他只是James的工具,但当他签下的球员越来越多(目前包括Eric Bledsoe、John Wall、Ben Simmons等接近30位球星),收穫的合约越来越大(签约总额6.24亿美元),他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势力。今年1月,Klutch和Paul的影响力就被展示得淋漓尽致。Davis告知鹈鹕,他不会接受5年2.4亿的顶薪续约,虽然合约还有一年多保障时间,但他仍希望被交易。Paul把他的交易请求公之于众。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在距离交易截止日仅剩十天的时候,Klutch步步紧逼想让鹈鹕跟湖人完成交易,LeBron都等不及跟Davis做队友了。他们的胃口和野心引起了恐慌,Charles Barkley评论道:「我们不能让球员和经纪人就这样筹划一只超级战舰出来。」Paul不承认幕后操作,没多少人信服。他说自己绝没影响湖人的人事决定,更不认为自己是害了Davis。「你会这样评价David Falk、Arn Tellem吗?」Paul提起了两个传奇经纪人的名字,「你们之所以这幺说我,根本上讲还是觉得我有今天都是靠LeBron对吧?但我想说的是,就算没有LeBron,湖人难道不是个适合Davis这种级别的巨星的好去处吗?George Mikan、Wilt Chamberlain、Kareem Abdul-Jabbar和Shaquille O’Neal的中锋传统你们忘了吗?」

「而湖人现在有LeBron,不就是锦上添花?LeBron34岁,Davis26岁,还有什幺地方比LA更好?我不是说LA没有缺点,但我怎幺可能是为了LeBron让Davis提出交易申请呢?我想帮的人是Davis,如果在帮他的同时顺便帮了LeBron,为什幺不呢?」紧接着,他又提起了Davis的另一个可能目的地尼克。「这两支球队很像,可能唯一的不同,就是湖人冠军更多。两队都有豪门传统,背后市场都很大,也有薪资空间,可以签下不止一个球星,想去这两队有什幺问题吗?」

至于鹈鹕,他们可以选状元,可以努力劝Davis留队,但Davis不会动摇。

塞尔提克?Davis的父亲早就说过,不希望儿子为塞尔提克效力。Paul也态度强硬地对绿军管理层发出警告:

「他们大可以去交易他,交易了也就是租借一年的事。如果塞尔提克得到Anthony Davis,我们会去波士顿打球,完成合约上的要求,然后在2020年试水自由市场。我已经对他们说清楚了,是不是真的要在Davis离开的前提下付出那幺多筹码?损失大了可别怪我Rich Paul。」虚张声势?或许。反正Paul说,Davis会为下赛季做好準备,今年夏天他不会跟任何球队续约。「他会去哪里?我也不知道。」Paul说,「但这无所谓,我们肯定会试水自由市场,所以他接下来去哪里都没问题。他会好好打下赛季,但我现在就可以宣布,2020年,我们会试水自由市场,一定会。」

他的声明当然很重要。下赛季不管哪只球队得到了Davis,都可以给他开出最高的续约加码。儘管有媒体报导称鹈鹕老闆厌恶湖人,但Paul仍不觉得让Davis去湖人是害了他。「只要是关于我的事,外界总喜欢胡编乱造。」他说,「这就跟告诉A-Rod不要跟Jennifer Lopez结婚一样,你们疯了吗?那可是Jennifer Lopez!湖人就像Jennifer Lopez,你难道不想跟她约会?给我一个不这幺做的理由!」他会动怒当然是有理由的。经纪人总归来说是提供服务的人,而Paul在进入这行之前,没有经验、没有资历也没有学位。他的身材在普通人中都不算高大,在NBA圈子想用气场镇住人自然更难。但令人惊讶的是,他吸引了很多客户,哪怕是他的批评者,也得承认他特别有处理人际关係的天赋。像LeBron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觉得他声音好听,听他讲话就感觉他是个「谦逊而慷慨」的人。

Paul当然有冷血精明的一面,但他从来不吹嘘自己,永远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Davis进入联盟后的第一位经纪人、在2015年后担任活塞副主席就说:「Paul是个很好的聆听者,态度非常谦逊,工作和学习都特别刻苦,最重要的是他非常真诚且富有同理心。」「有时候,他非常理解自己的客户想要什幺,因此能跟球员把关係搞得特别好,球员都特别相信他。这就是好经纪人应该具备的素质。」但Paul的主要业务,还是围绕LeBron进行的。LeBron的巨大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了球队管理层、阵容的组建;电视、电影节目的製作。他所发挥的能量是在巨星中都罕见的,而Paul是他最信任的助手。「当我结束球员生涯,不再天天出现在媒体上的时候,我希望仍有球员可以接着斗争:作为运动员,我们可以掌握权力,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LeBron说。以前,球员都以为金钱就等于权力,但随着1996年起NBA限制新秀合约,并对顶薪有了严格规定,经纪人的工作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早就习惯参与球队经营了。活塞副主席曾经长袖善舞把Kobe硬是送到湖人;Falk一个人在四支球队中週转博弈,最终促成了涉及12名球员、把Ewing送到了超音速。但LeBron掀起的潮流,是籤短约,是在进入自由市场前一年就掀起风浪,是让大牌球星的掌控力越来越大。

Jeff Van Gundy说:「LeBron对于球队管理层的影响力和掌控大家都看在眼里,很多球星都希望能像他一样。这是个新时代,我也经常自问,接下来联盟会怎样?」然而,Davis提出交易申请,还是会掉了两支球队更衣室的氛围。LeBron和湖人被捲进口水战,Davis自己也名声受损,Paul则成了被抨击最多的人。交易最终没能成行,也被认为是对他最大的羞辱。但Paul自己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舆论反噬,在被问到这个话题时,他只说:「这是骂谁的?不是我。」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联盟最后还是对Davis处以5万美元罚款。交易截止日前,湖人打比赛的时候,Brandon Ingram站上罚球线,溜马球迷对他大喊:「LeBron要交易你!」Paul承认,事情确实失控了。「我是否应该处理得更好一些?是的。」他这样说。但他认为失控的责任全在当时的鹈鹕总经理Dell Demps身上。Paul坚称他从来没想过公开交易申请,他第一次告知Demps,是在1月25日,Demps告诉他,他会跟老闆Gayle Benson商量,再给他回覆。但Demps根本没再找过他,而是直接给Davis打了电话。同时,ESPN内幕记者Wojnarowski找上了Paul,向他确认交易申请的消息是不是真的。「所以我必须公开。我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他说去找老闆,但找完老闆跳过我找上球员?这太超过了,每个经理都知道事情不能这幺做。」换句话说,Paul因为Demps的越界,才选择玩一波大的。外界质疑他这幺做对Davis没有任何好处,但这一切闹剧,也正反映了当今这个年代球员的权力有多大——在闹剧中,最大的输家都是球队。鹈鹕因为交易申请直接走上了摆烂之路,Demps在交易截止日一週后就被炒掉。教头Alvin Gentry焦头烂额的说:「我在联盟混了31年,从没见过这样的事。AD当然好好的,但很多人可不好了。这真挺悲哀的,对两队来说都是如此。」真正有这种能量的球员还是极少数。这赛季的湖人就是个典型例子。LeBron在圣诞大战受伤,一连休息17场。12月29日,他端着一杯红酒来斯台普斯中心看球;在输给溜马、尼克的比赛中坐得离队友远远的,他所传达的意图再明确不过。

Luke Walton最终被清算,Magic Johnson突然辞职,湖人换帅又製造了很多闹剧,连老闆Jeanie Buss的公信力都一落千丈。可以说这场连续剧的开端,都是Paul——以及他背后的LeBron造成的。但Paul仍是赢家。就在Davis季中交易失败后没多久,他又签下了两位重量级客户:Draymond Green以及潜力新秀Darius Garland。Garland说:「当时我也很震惊,我的经纪人竟然撼动了整个联盟。他的名字竟然变得家喻户晓,每个体育节目都在聊,我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3月26日,Paul照常出现在比赛现场,跟总经理Rob Pelinka一起看球,又跟Jenny握手聊天,一切照旧。闹剧越多,他们越强大。Demps的继任者David Griffin做过骑士经理,跟LeBron和Paul关係都很好;魔术师离开后,Pelinka承担了总裁的工作,本想让LeBron最喜欢的教Tyronn Lue代替Walton,虽然计划没成,但跟LeBron私交甚密的基德还是进了Vogel的教练团。等到五月,NBA里可不止一位球队高层认为:Klutch正在操纵湖人管理层。

湖人一位发言人对此戏称道:「太假了,每个人也都说球爹在操纵湖人呢。」但Paul毕竟是LeBron的代言人。上个月,ESPN就爆料称,Paul早在赛季刚开始就跟总裁Adam Silver本人抱怨过Walton执教不力的问题;而在五月,Paul也曾接触过至少一位教头,询问他们是否有意担任助教。他在受访时否认操控湖人教练团,「很多教练和相关人士接触过我,问我做湖人助教的问题。但我从来没请谁来做助教,这不是我该做的事。」湖人发言人则说,球队完全不知道Paul是否有接触任何教练团候选人,并且「没有理由相信这是真的。」至于Davis,交易闹剧完全没有影响他跟Paul的关係。就在三月底这一天,Paul在办公室接受採访的同时,Davis的女友Marlen突然敲门走了进来。他们聊的话题是房地产。Davis準备重新装修他那位于加州西湖村市的豪宅,但那边交通太糟了不好住,Paul给他们推荐了几家距离市中心较近的中介。「我不知道你今天要过来!」他笑着说,「我昨天给他发了房产资讯,他转给你看了吗?」Marlen说:「没有啊,他真该给我看看,你乾脆直接发我吧。」他们聊了挺久,Marlen有点紧张,Paul告诉她一切问题都会顺利解决。「他现在不明白什幺,我们就帮他搞明白。」Paul说。Marlen在发洩情绪,Paul不断点头、安抚,让她心情缓和下来。「他说他要有球场、有桑拿房和训练馆的房子……」「没问题,有大把这样的房子可以选。」Paul说,「你们都準备那幺多钱了,相信我肯定可以搞定。」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Paul人生故事的转折,发生在2002年。那年春天,他从阿克伦準备飞往亚特兰大,在机场遇上了17岁的LeBron。LeBron跟朋友们一起去看NCAA四强战,注意到了穿着Warren Moon(NFL球星)复古球衣的Paul,两人就在机上聊了起来。飞机落地后,Paul给LeBron介绍了自己买球衣的店,告诉他只要说自己名字就有优惠。他们就这样成了朋友。没人知道如果那天Paul穿的是别人的球衣,或是根本没穿球衣会怎样。更巧合的是,那晚在亚特兰大,Paul在朋友介绍下参加了饶舌歌手Puff Daddy的夜店场,而受邀参加的刚好有一位LeBron私人朋友圈里的人,他就误会Paul在饶舌圈可能是个人物。几天后他回到克里夫兰,复古球衣商店的老闆Andy Haymen给他打了电话,说LeBron真的去店里买球衣了。他买的是1987-88赛季出的魔术师复古球衣。Paul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很有趣:「LeBron买了Magic的球衣,多幺疯狂啊。现在想想真是一个迴圈了。」但那只是巧合而已。当时Paul才21岁,两年前他就买了第一套房,学商业知识都是跟球衣店老闆取经——他在克里夫兰开流动商店(就是一辆卡车)卖球衣,收入高的时候一週能赚上万美元。给他供货的老闆说,不下上百人找他要货,但Paul能力最突出。Heyman说:「他为了成功可以冒任何风险,他也总能说服我投入时间,他是不接受拒绝的回答的。」

Paul是家中最小的孩子。90年代,他父亲老里奇经营着一家便利店,他小时候帮着看店,总爱在柜檯后看《罗伯报告》(奢侈品杂誌)。他们生活的那片社群其实挺乱,Paul还能回忆起那些赌局、醉鬼、妓女、毒品、和在街上打篮球的孩子。他在学校参加了美式足球队和篮球队,教练说他身材虽不壮,但懂得多能镇得住场子,「总觉得他打四分卫都没问题,跟那些小毛孩不一样。」Paul从小父母离异,父亲给他找了后妈,亲生母亲滥用药物,在他6到19岁这段时间都处于缺席状态,而他大部分时间都跟祖母或外祖母生活。父亲并不希望他读本地那些教学质量不行的公立高中,就让他转学到一所白人为主的私立,穿校服打领带上课。他不想去这样的学校,就故意在学业上摆烂,第一次会考就砸到快被退学。出成绩的下午,他走出学校,看到父亲的车等在校门外。路上,父亲问他知不知道歌手Marvin Gaye去世的消息。Paul说:「知道,嗑药过量。」他说,父亲是这样回答的:「你说错了,他是被自己亲爹杀掉的。如果你还这样不尊重我,那就是你的下场。你现在的成绩明显不是正常水平,课堂上都在睡觉,明显是不想学。你的NBA梦想已经破灭了,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打起精神给我把试考好,要幺让我宰了你。」父亲从未以那样的语气跟他讲话,他是知道父亲家里有一把0.38手枪的。于是,Paul在高中毕业时考出了平均3.7分的成绩。「他看到了我自己当时没看明白的道理。」Paul说,「如果我在高中那幺混下去,那我这辈子可能就那样了。他总说,他不可能永远在我身边,我得学会走好自己的路。」

他跟LeBron的友情也并非一拍即合。「不是说我跟他在机场见了一面,就发现彼此是知己了。」LeBron这样说。LeBron从小在阿克伦长大,跟Maverick Carter、Randy Mims是死党,Paul一开始是「外人」,不少「内人」都不喜欢他。但当Paul开始去阿克伦拓展市场,就跟LeBron越来越熟。LeBron芝加哥打AAU比赛都邀请他同行。后来他手腕骨折做手术,Paul也在,「他一直都在。」LeBron说。但那时候,Paul女友正好临产,他不仅得两边照顾,还顺便把卖球衣业务带到了芝加哥:陪着LeBron参加乔丹训练营的时候,他站在Antoine Walker、Juwan Howard这样的球星身边问,「兄弟,要复古球衣吗?」在LeBron养伤期间,他们聊了很多。Paul把父亲在2000年患癌去世的事情告诉了他,还有母亲跟自己的隔阂疏远,还有他那想要迫切走出来的家乡。「我会在乎批评?」他说,「在我家乡,如果你开辆好车上街,别人都会讲那是你偷来抢来的。你穿衣服的风格不符合他们的审美,性取向都会遭受质疑。哪怕你学习成绩好,他们也会骂你是书呆子。如果你残疾……更是会被大肆嘲讽。在那种地方,没有讚美,只有批评。所以,电视上那些人对我的批评,连皮毛之痒都不算。」「内城走出来的孩子,父亲早早过世,母亲缺席,」LeBron感慨道,「我立刻就能产生共情,懂吗?」在办公室接受採访时,他刚聊到自己11岁到18岁时跟祖母生活在一起,祖母就打来了电话。他笑着说,「她是来找我要钱的,她只在乎这个。我总说,你要钱做什幺?都95岁的老太太了,谁还要你付账单,查你的信用?」挂了电话后,祖母又用叔叔的电话打来。她问他带孩子出国玩的怎幺样,这次没提到钱。然后她把电话还叔叔,叔叔说:「听着,你没收到简讯吗?我们很需要钱。」Paul对这样的质问根本不意外,「我收到了。」「那,我们现在很需要钱,如果不是急事,也不会求你。」「好的。」随后,叔叔又跟他聊到骑士赠票的问题,还提醒他记得回家参加祖母的95岁生日派对。「週日下午三点,可以,那就再见吧。」Paul说。电话挂了。

LeBron会说,「我们聊得东西远大于篮球,而是关于人生的。从时尚到奋斗到家庭到成长到音乐……无话不谈。他年长于我,真的教会我太多东西。在那样的环境长大,我一直觉得自己孤立无援。但当遇到这个知音,是他让我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所以,Paul到底是不是个好的经纪人?光看账面数字,他去年一年赚到2490万佣金,在《富比士》年度篮球经纪人排行榜上排第4。但在媒体上,他仍受到口诛笔伐。他被黑最多的,就是招募球员、照顾球员、为球员筹谋的手段。说他会招募或照顾人没问题,但要说筹谋,很多人都认为这是LeBron的光环。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2006年,他们跟Carter、Mims联手创办LRMR公司,正式开始创业。2008年,Paul成为LeBron当时经纪人Leon Rose的助理,一年后就为CAA签下了首轮秀约Jonny William Flynn,没多久又签下布Eric Bledsoe、Tristan Thompson或Cory Joseph。2012年,他离开CAA创办Klutch,因为NBA限制,LeBron作为球员不得入股。为保证他们俩没有不该有的利益牵连,联盟还专门调查了一通,但什幺也没发现。现在看来,LeBron就算没入股,也很像是Klutch的主人,而Paul也从不介意动用他的人脉和影响力。「他对我是有大力支持,反正我的态度是,既然手里握有锤子,为什幺不用呢?」他说,「但我根本不需要他亲自给某个客户打电话,每谈一个客户,我也知道这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LeBron。我籤的球员根本不需要喜欢LeBron。」Paul也透露,2014年时,Carter、Mims和LeBron本人都没想过重回骑士效力,只有他一人坚持这幺做。但Paul在Gilbert Arenas面前打点好了关係,又给LeBron争取到让他利益最大化的短约,把压力转移到了管理层身上,还逼迫Gilbert给了Klay Thompson和JR大合约。用同样的办法,Paul也让Kentavious Caldwell-Pope在过去两年从湖人身上赚到了接近3000万美元。

Draymond Green就说:「每个人都说(Paul)是因为LeBron才有了今天,但怎幺没人想想LeBron靠他的谈判才能多赚了几千万。Paul让LeBron回骑士,完全可以给他谈一份三四年长度的合约,但他独闢蹊径籤短约,后来也屡试不爽。」2017年10月,合约还有两年结束的Bledsoe公开提出交易申请,被联盟罚款,多幺熟悉的剧本。提出申请后的两週,太阳把他送蛋糕公鹿。但在今年三月,Paul很低调地帮布莱索谈成了4年7000万美元的续约。一位东区高层评价道:「他的低调非常明智。」

备战今年选秀,他也不走寻常路。去年3月,他签下Darius Bazley。原本Bazley是雪城大学想要招募的明星球员,但他在Paul的规划下去了发展联盟,并在过去一个赛季独立进行训练。10月,他跟新百伦达成三个月的「实习」合作,保底报酬100万美元,但奖金总额可达到1400万。Garland就说,「这种豪赌真的很疯狂了。」没去名校打球,或许会影响Bazley的顺位,但他们拒绝「一年毕业」的规则,是符合当下趋势的。Paul和LeBron都认为,Paul之所以被狂黑,并不是因为他做事方法有问题。问题出在他这个人身上。LeBron说:「因为他不是那种每天穿西装的人,也因为他是个黑人。」但Paul指出,绝不是所有黑人做经纪人都会被讨厌,真正的问题不在种族,「而是因为在这时代,球员跟以前不同了,我的观念跟以前也不同了。球员现在看得透谁在扯淡,以前就不是这样了。」以前人们觉得,球员不同队就不能做朋友。但Paul说:「那些企业CEO怎幺就可以在一起聚会,那些亿万富翁们怎幺就可以联合起来统治世界呢?换到黑人运动员身上,大家就说他们该憎恨彼此了。」所以有时候Klutch旗下的球员看起来更忠于他们的经纪人,不是球队教练、经理或老闆,这种思潮已经真正动摇了体育一贯以球队为本的传统文化。经纪人都想挣钱、想控制球员的命运,但只有Paul真正做到了,正如追梦所说:「他真正理解球员,并把球员利益放在首位,帮助球员把握自己的命运,掌握真正的权力。我个人非常看重这个,所以才选择跟他合作。」

NBA联盟最被讨厌的经纪人,已经把湖人控于掌中?

LeBron也说,Paul的个性非常吸引球员,就像他的成长背景在一开始就吸引了自己一样。Paul的人生经历,跟很多球星都非常相似。确实,任何经纪人都有本事帮LeBron从热火转会到骑士,但只有Paul可以说,骑士在2016年的冠军也救赎了他自己的家庭。

Paul的母亲在1999年就从圣路易斯搬回了克里夫兰定居。当时她戒了毒,对抛弃三个孩子的做法深感愧疚,一直想补偿他们。随着Paul事业越做越大,他也在努力帮母亲变好。送她去疗养中心,到后来又帮她创办了群体救助组织,「我买下一处产业,让她来经营,帮助那些人摆脱毒瘾。」LeBron重回骑士之时,皮奇斯在当地社群已经小有影响力,Paul为她购置了房产和车子,邀请她来主场看球,还为她支付度假的费用。2016年季后赛之旅,她几乎场场都在,后来也参加了在克里夫兰的冠军游行,到处跟人夸耀自己儿子的功绩。「看她变好,我也得到了内心的平和。」Paul说。但仅仅在4个月后,Paul母亲就突然去世了,享年61岁。Paul说母亲绝对没有再吸毒,「但就是没抢救过来。我从没去问原因。」

4月1日,湖人在纽奥良跟鹈鹕打完了一场已经没有意义的例行赛。LeBron和Davis都没上场,穿着便服作壁上观。在鹈鹕板凳席附近,他们拥抱了一阵,大方说笑,丝毫不在乎众人眼光。看台上不少球迷在嘘他们,但他们只是捂着嘴巴讲小话,谁都无动于衷。对他们而言,外界的那些批评简直就像外星文,跟他们根本不在一个世界。在其他经纪人、高层和联盟官员眼中,Davis交易根本就是一个人、一个经纪公司为争权夺利搞出的闹剧。它威胁到了合约精神、毁掉了球队文化。但在球员眼中,这件事的性质完全不同。

本月早些时候,Davis做客LeBron的真人秀节目《理髮店》,在节目里LeBron说:「(Davis)在联盟打了7年,没有一个记者、球迷和朋友说他的坏话。但现在大家知道了,当他去做一些公众不想看到的事,就会遭致这样的落井下石。」「所以我们球员必须掌控权力和叙事,必须支持彼此,因为有太多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想要操控我们了。」Davis也说,他感觉到了时代思潮的变化。「是的,这就是现实。不管媒体怎幺报导我,我都要掌控自己的生涯方向,自己说了才算。球员应该做自己的CEO,掌握权力。」追梦也非常认同这个观点。他说:「以前,人们并没给AD那幺高的地位,大家并没给他应有的巨星待遇。他现在掌握了主动权,他们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幺,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现在彻底自主了。当然,他的合约还剩了一年,但命运已经在他自己的手里,跟以前是完全不同的。」追梦说,「我觉得他一点都没算错。」

于是,在短暂拥抱交流之后,Davis和LeBron分开了彼此,把嘘声留在身后。他们的球队最终以摆烂的姿态打完了例行赛,沃顿下课的命运在那时其实就已经被决定了。当他站在通道里接受採访,Davis拿着手机走过,而LeBron刚好从客队更衣室走出来。再次碰面,他们都没有惊讶,而是亦步亦趋,走出了球馆。他们富裕,出名,高高在上。他们停住脚步继续交谈,还满足了一个球迷的合影要求。最后,LeBron说了再见,登上湖人大巴。Davis送完他还站在原地,等着接自己的车。他已经知道,自己早晚将彻底离开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